西溪校区2019级2     叶嘉莹

 

有朵盛开的云,缓缓滑过山顶,随风飘向天边

我们慢慢明白,有些告别,就是最后一面                               

——题记

生命是有光的,从未断绝。

童年就像童话,这是他们在童话里的第一次相遇。那么热的夏天,少年的后背被女孩的悲伤烫出一个洞,一直贯穿到心脏。陪伴,从分担悲伤开始。

童年是一张没有对错的答卷,我们都体验过或正经历着。刘十三的记忆中,有人哭,有人笑,有人输,有人老。我们每个人的童年记忆中,也必定珍藏着一些刻骨铭心的人。也许他们是陪伴左右的至亲,也许他们是偶然邂逅的陌生人,但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在我们的人生中留下了一记独一无二的烙印,无论悲伤还是喜悦,都时刻改变着我们的人生轨迹。正如刘十三,那年夏天他得知程霜得了重病,这个美丽的姑娘如夏夜的萤火虫一般,忽明忽暗,若隐若现,他害怕一伸手便失去,而偷偷努力。回忆我们的童年多少不是这样?一个人的出现便猛然间拨动了心弦,因为害怕失去,便更加珍惜拥有。这是刘十三童年的一缕光,也是我们童年的一缕光,青涩的稚气却能照亮我们前程似锦。

孩子盼着长大,长大后却发现童年已变得遥远,回不去。懵懂的心灵褪去了稚嫩,罩上了成熟,童年的记忆被蒙上了一层纱,或许已然物是人非。刘十三在那个冬至看见一个女孩,她仰着白净的脸,对着粉条吹气。她是牡丹,像嫩黄色的一朵小花,让刘十三痴了迷,却不知离别之时会伤透心。年少轻狂,我们多少都会经历,但这些愉快与不愉快就让它随风而去,轻轻扫净我们脚下的路,重新开始。“我记忆中童年的太阳已经从记忆的洞穴和幽谷上沉落。”等你有一天长大,是否也会这样感慨万千?

有些人刻骨铭心,没几年会遗忘;有些人无论生死,都陪在身旁。在刘十三的影子中,我看到了这句话。牡丹的确有着姣好的容颜,也出现在了少年渴望爱情的年纪,就这样,刘十三被拖出了云边镇,来到了大城市,然而现实给了他沉重的一击——牡丹早已投入他人怀抱。他仍悲伤,却不知暮然回首便是希望。云边镇,桃树下,外婆和程霜的身影清晰,却在他眼中模糊。这是一片矛盾的土地,对刘十三而言。许多年轻人也都会认为大城市有着很多机遇,这不错,但可能也会错过更多美好。

失去过才更珍惜拥有,离别时才更怀念相伴。我们一直生活在父母的庇护之下,少有独当一面的时候,每当父母唠唠叨叨,不免有些厌烦,幻想一个人的生活多么逍遥自在,然而当你真的需要一个人去生活,才会发现有人陪伴是一件幸福的事。我们刚经历了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次军训,第一天便有了诸多不适与问题,我们独自面对,有时处处碰壁,少了父母的臂膀,生活不再得心应手。但我们有了成长,有了自己的选择,应该敢于独立,也不忘陪伴。

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王莺莺和程霜的陪伴,让刘十三走出悲伤,看到希望;我们身边的人的陪伴,也必然让我们握住生命中的那一缕光。收下一份告白,不忘付出一份陪伴。别让初次挽留,成了最后别离。

白雪降落云边镇,爆竹震天响之时,外婆走了,留下山野和桃树点缀故乡。春风穿过云边镇,花瓣纷纷飘飞之时,程霜走了,留下悲伤和希望重燃生活。总有一天,我们会再相遇。所有人的坚强都是柔弱生的茧。那一天我们破茧成蝶,懂得去挽留,去陪伴,听出了世界上最动听的音乐是外婆的拖拉机,看到了世界上最甜美的笑容是程霜笑靥如花,回不去世界上最温暖的港湾是云边故乡。在大多数人心中,自己的故乡后来会成为一个点,如同亘古不变的孤岛。

夏至的歌声,冬至的歌声,都从水面掠过,皱起一层波纹,像天空坠落的泪水,又归于天空。刘十三,留时散。

隔着山和海的一个梦醒了,一缕光照进生活。悲伤和希望,都是一缕光,真正的刘十三努力活着,我们也要努力活着。

(指导教师:周永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