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溪校区2018级8班  陈林潇

水星逆行并非是与水星的实际运行方向相反,而是由于水星运行轨道与地球自转带来的黄道角度差而带来的视觉上的轨迹改变。即——看到的并非真相。

——题记

“纪律委员,我要举报程实考试作弊。”

班里的副班长贾浩,成绩优异、运动万能、人缘极好的风云男生,刚一放学便一言不发地把我拽了出去,我甚至没能翻开信息奥赛辅导书的第一页,手臂上便传来了一阵不可忽视的痛感。

真的很疼啊……好歹跟人说一下再拽啊……你难道不知道你手劲很……我的一心沉迷学习的同桌都被你这个动作吓到了……

我默默地在心里腹诽。顺便由于被人强硬控制方向而重心不稳,踉跄了一下。目光扫到他的限定名牌篮球鞋,貌似价格在5k以上,说什么全国限定一千双,整个学校里只有这么一双,这亮粉和亮黄的结合……是我孤陋寡闻,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奇葩的配色,审美还真是不敢恭维啊……风云男生审美也这么奇葩吗……

步子走得这么急,所以你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赶着投胎也别带上我啊……

他拽着我走到没有人的楼梯间,没想到,一开口就是一个重磅炸弹。

我确实惊了一下,程实,我的同桌,和我一样是高二刚刚转进来的插班生,沉默寡言眼镜男,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每天只知道学习刷题,也不知道老师把我这么喜欢说话的人安排在一个木头旁边是什么想法。

……也许是为了让我嘴巴消停一会?

这个先不论,他确实是个标准的模范生,尽管刚刚进来时成绩只在班里中游水平,但经过了一个学期,每次考试他的排名都逐步上升,现在已经力压群雄,稳居班级第一,跟我这种靠小聪明混日子的人真不是一个世界的啊……说真的,我一直瞧不起书呆子,可对于程实这个人,我却意外地不讨厌。

要说他会作弊,我是不太相信的,虽说他成绩的提升确实超乎意料,可我对这个人也没什么了解,他这金口难开的主,我们连话都没说过几句,如果仅凭这一点来臆断作弊,也未兔太过武断。

而且话说回来,这个纪律委员不过是我随便当当玩玩的,这么重大的事情你找我有什么用啊……真是压力山大……总之先应付他一下吧。

“那个……你说他作弊,那你有证据吗?”面对他严肃又带着点愤怒的眼神,我克制住自己毫无干劲的心情,象征性地询问。

“有几个同学目击到了,他在上个礼拜五的期中考试里作弊了,现在我可以让他们证明。”他向门口挥挥手,“你们过来吧。”

既然是上个礼拜五发生的,你怎么当时不告诉我,这样子我也不好处理啊大少爷……当然这话是不能被他听见的。

四五个同学走了过来,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愤怒的神情,被这么四五双含着怒火的眼睛注视着,我感觉自己的脸快被烧出一个洞来,我怎么感觉我在接受审讯呢……真是压力山大。

“我亲眼看见他从抽屉里拿出小抄来看!上面满满的都是公式和方程式!!”一个女同学扯着她尖利的嗓子,脸部因激动的情绪而微微扭曲,本来清秀的脸庞变得有些狰狞,“他的好成绩都是骗人的!你们都被他老实的外表骗了!!!”

“没错!!!这样对我们这些同学也太不公平了!凭什么他这样就能拿到好成绩!”另一个女同学附和道。

“就是就是!”

“让他受到应有的处分!”

“哼,他的风光日子可到头喽!“

贾浩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这群人立刻不再说话了。他微笑地看着我,挑挑眉毛,眼神中满是轻蔑:“你也听到了吧,他周围的人都目击到了,这还有什么好怀疑的,你差不多可以向学校纪检部提出处分了,让这个骗子受到应有的惩罚!”

我仍然对贾浩存有疑心,凭他的人脉,找几个群众演员是很简单的事情,仅凭口舌之辩还不足以为证,况且这也无法作为报告提交。

我不否认我对程实仍存有一点莫名的信任,也许是他每天在我身边伏背做题的身影让我触动,也许他即使位居班级第一也不骄傲的谦逊让我敬佩,也许是……

脑海中突然浮现很久以前的事情,那是一次语文课,老师让我们说说自己的梦想。他点了程实起来回答,那是我第一次看见这个扑克脸男孩羞涩、窘迫的眼神,他用着不响亮但坚定的声音说:“我希望可以挣很多钱,有一个体面的工作,让爸爸妈妈可以住上漂亮的大房子,让弟弟妹妹有钱到城市生活。”

那一刻,我从那厚厚的黑框眼镜下看到了光。比起许多人绚丽的梦想,他的愿望是这么的俗,这么的低幼,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要露出这样幸福的表情啊……

这时候我想起未曾注意过的他的事情,一双万年不换的洗褪色的劣质球鞋,针线脚漏出的缝制书包,写到很短也不扔掉的铅笔……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这个少年过着怎样窘迫的生活,或者对他来说,读书便是他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吧。

他明明只是活着,就已经拼尽全力了。

……这样的他,真的会干出这样的事吗?

仿佛是看出了我的犹豫,贾浩轻笑一声,补充道:“我理解你和同桌有一些交情,这时候无法狠下心,不过看了确凿的证据,你也无法为他辩解了吧。”

“你是说……”我睁大了双眼。

“监控,这总是确凿的证据了吧。”

确实,监控是不会有假的,摄像头是最诚实的,只会把自己看到的一切记录下来。

他这么笃定,莫非是真的吗?还是说仅仅是虚张声势,用运气来博弈,赌我会不会查看监控?

那么,去看一下也无妨吧。

“那么,随我来吧,我们去监控室。”他转过身。

从教室到监控室,这是学校里最美丽的一条路。时值初夏,阳光透过树缝,浮光掠影游曳于我的双眼。阳光明艳却并不闷热,因为学校的小池塘——一个人烟稀少的、但我最喜欢的地方,正以微微荡漾的温柔绿色安抚燥热的心。即使是在这样的处境中,我也忍不住闭上眼,感受着短暂的初夏。眼睑处传来微微的刺痛,那是阳光在我的眼皮上跳舞。

我想起一年来在无数个因成绩、因未来而忧愁彷徨的午后,我也曾这样,从这里慢慢走过。这溢满整个身心的熟悉感,让我的心一点一点浮了起来。

在从教室到监控室这一段路上,我跟随着贾浩的背影,他的步履从容,我的刚刚扬起的心也随着他的步步迈进而沉了下去。我承认,我确实对程实有所私心,是出于同情?亦或是羡慕?一旦作弊被证实,他的档案上将记下黑色的一笔,对于他的升学是极其不利的,没有了学历,他又该何从改变自己、改变家人的命运呢?

“到了。”这么胡乱想着,贾浩的声音响起了。

向管理者说明来意后,我们调取了上周五的监控,找到我们的班级,按下重播键,教室的监控画面并不高清,甚至可以说很糊,但也能勉强辨认出位置,我盯着那个人考试时的低下的黑色脑袋,随着时间画面的推移,我的心脏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起来。

余光中我瞟了一眼贾浩,他的脸上映着电脑屏幕的黄光,没有任何表情。

此刻,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呢?他举报作弊的同学时,到底怀着怎样的心情?

我刚刚转移回视线,来了!程实貌似有所动作,我赶紧调慢了播放速度,他自始至终没有抬起头,我只能看见他的头顶,但仔细辨认的话会发现他的手……

伸进了抽屉,然后拿出了一张小纸条!他扫视了一眼四周,确定无人发现后,把纸垫在了考卷下。

我仿佛掉进了冰窟窿里,全身冰凉,我的同桌,迄今为止你的努力原来是这样的吗?!我刚刚还那么……那么的相信你!!!你那含着光的眼神,难道也是欺诈吗!

我无力地用手撑着头,一双亮粉和亮黄的珍藏版球鞋走向我,把手搭在我的肩上,凑近我的耳朵边用低沉的声音说:“现在你相信了吧,我会把监控发到你的邮箱,报告书就交给你了。”

他走到门口,停了停,然后离开了。

我只听见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你看到的就是真相。”

恍恍惚惚地回到教室,天色已晚,大家都已经回去了。只有一个人还留在这里。

程实。

他就这样沐浴在初夏的夕阳里,安静地,做着题。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瞬,这一刻,世界上只剩下了天地,和这个少年。

再次见到他,我的心里泛上一阵酸涌,事到如今我该怎么面对你啊……我即将亲手毁掉你的前程……你会恨我吗?恨我揭发了你?可即使不是我来,贾浩他们也会这样做吧……我伫立在门框边,一时不知该进该退。

或许是我的久久停滞不前有些奇怪,程实抬起了头,他没有说话,或许是夕阳柔和了他的轮廓,但透过他厚厚的黑框眼镜,我竟看到了一丝友善和温柔。

“啊……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吗?”尽量掩饰不自然,我向座位走去。

“没事。”他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又低下了头。

……

“……我说,你现在的梦想……也没有改变吗?”于沉默中,我开了口。

似是没有料到我的提问,他一愣,然后笑了。

在夕阳的沐浴下,他那张木头脸竟有了一丝少年的青涩,连带着他脚上褪色的球鞋一起,竟也熠熠生辉,这时候我突然发现,他的眉眼是这么干净。仿佛初生的婴儿般。

“是啊,从未改变哦。”

“这样啊……”

那就好。

回到家后,我打开电脑,调出那段监控。然后开始写报告的开头。

“敬爱的纪检部部长,我就我班程实同学作弊一事……”

此时,他在夕阳下埋头做题的身影又浮现在我的脑海,我停下了打字的手。调出那段监控,然后开始飞快地反复倒放。

第二天。

放学后,我把贾浩叫了出来。在学校的小池塘边,一个不会有人打扰的地方。

“报告你已经写好了吧?”

“嗯,不过还没有提交。”

“为什么不提交?!你要纵容作弊犯吗!!!”贾浩带着怒气脱口而出。他气冲冲地向我走来,企图扯我的衣领。

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甩开他的手。“我是说,检举你伪造监控,污蔑同学作弊的报告还没有提交。”我直视他的眼睛。

贾浩的表情一瞬间非常精彩,那是糅合了震惊、愤恨、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他颤抖地指着我,一步步地向后退。

“你利用你的人脉,找了群众演员和黑客,你扮作程实的样子伪造了那段监控,通过不错的剪辑,加上监控模糊的画面,你一开始成功地骗到了我的眼睛,然后偷梁换柱,黑进学校的网站,把伪造的监控替换上去。”我的声音无比的冷静,“我说的没错吧?”

“说不出话来了吗?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想吗?明明你们礼拜五就发现了作弊,为什么礼拜一才来举报呢?答案很简单,因为要利用周末拍摄伪造视频。”

“你……”

“然而最大的破绽是什么呢?呵呵,正是你引以为傲的限量版球鞋啊……你以为低下头戴个黑框眼镜就可以万无一失,然而你千算万算没想到会栽在球鞋上吧,虽然画面很糊,但那显眼地不得了的球鞋,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啊。”

我凑近他,面带微笑:“你说过的吧,这个款式全校仅此一双,其他没有人有这么亮眼的鞋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贾浩笑了,先是低沉地苦笑,然后变成疯狂的、不顾一切的狂笑!

“你说的没错!!你的每一个推理都是正确的!!!但是——!”

“你有证据吗,仅仅是口说可没有用哦。”他的眼中满是疯狂和扭曲。

“啊……看来我的信息技术总算派上用场……”我也回敬他一个笑。

“什么?!”

“你找的黑客真是一言难尽啊,技术烂不说,入侵之后还不消除痕迹,巴不得昭告天下你入侵了是吧?”

“你还记得来拽我的时候我正在看的书吗,正是信息技术哦。我好歹也是信息竞赛拿过奖的人,这点事情简直小菜一碟,现在未经篡改的视频已经在我的电脑里了,刚刚的对话我也已经录下来了。”我掏出口袋里的录音笔,朝贾浩挥挥。

“你这个——下三滥!!”他已经彻底丧失理智了,宛如只纯粹靠本能支配的野兽,他想挥拳,我反射性地做好防御姿势,可他却停下了动作。

“扑通——”

他跪在了地上。

“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这样啊,一个两个总出来坏我的好事,程实也好,你也好……”他低着头,声音已有隐隐的哭腔,我看见他面前的地上有一滴、两滴水迹。

“在你们转来之前,我才是班里的第一名啊……是程实这个家伙,明明进来的时候那么烂,凭什么!!!凭什么啊!!!”

“我家里有钱,我人缘好,我买得起5k块限量版的球鞋!!!可是为什么……”

“明明是穿着破烂货的他,却能露出我从来没有的笑容啊……”

他抬起头,己是泪流满面。我从未见过这样的贾浩,在我的印象里,他从来都是笑着的,被一群人围着的,天生的焦点。

但是你错了啊,贾浩。

“你是幸运的,贾浩。”我说,“你拥有许多程实没有的东西,富裕的家庭,安定的生活,同学的关注。”

“但是,这并非是理所当然的。”

“你一直觉得别人对你的好是应该的,对于自己的幸运浑然不知,你看不起奋斗的人,因为他们为之奋斗的东西是你一出生就得到的。”

“但你嫉妒他,因为他有为了未来拼搏的勇气,而你的那份勇气,早就被你消磨殆尽了。”

嫉妒……吗……

原来……这份感情叫作嫉妒啊…….

自己一直怀疑、又不敢确认的感情……

原来是嫉妒啊……

“我可以断定,他将来会飞得很远,会飞得比所有人都远。”

“贾浩,拾回失落的羽翼吧。

我手一挥,把录音笔扔进了河里。

“你……为什么……”他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这个已经不需要了,我相信你的眼泪不是虚假的。”

“再见啦,贾浩。”

旧的贾浩已随录音笔葬身河底,新的贾浩于此诞生。

我回到教室,果然,程实还在。

他一如往日的模样,低下的头颅沉稳却不低微,他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用写下的每一个字铺成通往未来的阶梯。

我整理好书包,拍了拍他的肩,向他道别。

“明天见。”

“嗯,明天见。”

我走在学校的那条林荫路上,思绪万千,我在内心想对他说的话太多:

程实,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帮你吗?

因为,你和我很像吧。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转学来到这里吗?

高一的时候,我和你经历了差不多的事情,但是……

没有人来帮我。

我承受了莫须有的罪名,待不下去了,所以来到了这里。

我只是觉得,看到你就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如果当时有人来拯救我的话……

现在,一定会大不一样吧。

所以,你以后如果遇到了曾经的自己……

一定要相信他。

并拉他一把啊……

时光如白驹过隙,奋斗的青春漫长也短暂,我们沉浸于无尽的试卷、练习,在笔墨的味道里进行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校园中走过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么步履匆匆,为着不知何方的明天奔赴。

又是一年初夏,但对于我,对于我们,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高考带着题目大军如约而至,我们一人一笔,却抵得上千军万马。当最后一场考试的结束铃响起,我把笔收回笔盖,有如收剑入鞘。三年的青春于此交付,我们无怨无悔。

出成绩的那一个晚上,我们都疯狂了。少不了的是有人欢喜有人忧,但更多的是感慨。感慨高中年华已逝,感慨努力终于修成正果。伴随着剧烈跳动的心脏,我凝视着我的分数,短短三个数字,点亮了我的眼,点亮了我的一生。

我考上了!

那是我梦寐的一所大学!

铺天盖地的喜悦向我袭来,我感到这喜悦是这么突然,以至于我的脑海一片眩晕。整个高中生涯犹如走马灯在我眼前回放。

我、贾浩、程实……我们三个少年的故事终于迎来了结局,也是开始。

毕业晚会结束后,贾浩把我和程实叫到了学校天台。

他们都考上了极好的大学,连程实不苟言笑的脸上也难掩笑意,但我无比的清楚,这场胜利,他当之无愧。

我们三人靠着栏杆,迎面吹来的是夏夜微凉的风。此时我们只是三个少年,未经失败沧桑,人生初得意,感觉自己无所不能,胸中怀着对未来的无限畅想。

“程实,这次叫你来,其实是想对你道歉。”贾浩一边说一边望向星空。

我有些吃惊,没有想到他会再主动提起。

“你大概一直都不知道,高二的时候,我曾经想要污蔑你作弊,是你的同桌揭发了我,我才停手。”

程实有些惊讶,他看看贾浩,又看看我,想开口,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贾浩自嘲地笑笑,走到程实面前:“我那时太过心高气傲,干了这样的蠢事,从那以后我才逐渐了解你,了解你的梦想。你的成绩完全配得上你的努力,你是个值得拥有光明未来的人。对于曾经做过的事,我感到很抱歉,对不起。”

一个九十度的鞠躬。

程实连忙扶起了他,他有些手足无措,即使知晓了这个他不曾知道的未遂污蔑,他也无法对贾浩生出愤怒。

“我不太会说话,但是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再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了。现在我们都考上了理想大学,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或许你曾经对我的敌意是真的,但你没必要为曾经的你道歉。至少现在,我们已经是朋友了。”程实笑着看向贾浩。贾浩的眼中一瞬间有惊讶、有释怀、有感激,他想说什么,却只绽放了一个微笑。

此时,微笑足矣。

程实转向我:“还有谢谢你,为当时的我做了这么多。我太迟钝了,完全没有察觉,请你接受我迟到的道谢。”

我笑了笑,拉着他们两个到栏杆边,我们看向夜空,夏夜的天空深蓝且透明,镶嵌无数繁星,照耀着世界,照耀着无数少年的心。

“今天呢,其实还是一个特别的日子,看。”我用手指向远方一颗小小的金色行星。他们顺着我的指向看去,这颗小小的行星正沿着极其罕见的自东向西的轨道运行着。在所有自西向东运行的行星中,它是这么特别。

“水星逆行……”被这罕见的天文现象震惊,他们瞪大眼睛喃喃说道。

“是的,其实水星逆行并非实际运行方向反向,而是由于水星运行轨道与地球自转带来的角度差而带来的视觉上的轨迹改变哦。这种现象相当罕见,今天真的是一个特别的好日子呢。”

我顿了顿:“不觉得它很像我们吗?我们也曾被别人看成了错误的样子,但是只要大家能迈出那一步,试着去理解与交流,就能越过偏见。”

我们三人相视而笑。

在绚烂的星空下,在逆行的水星下,三个少年第一次成为了朋友。

每一颗孤独的水星都在等待着,有人越过视角的偏差,看到它真实的轨迹。